石田彻也:一个只对你的痛处下手的天才画家!

无论何时,你在百度输入“超现实主义”的时候,总是或穿插着石田彻也的画作,或夹杂着石田彻也的字眼。你也许会感觉到奇怪,但他确实是日本艺术界公认的天才画家,被称作日本的“卡夫卡”和“读取你心灵的人”,也是我们今天要介绍的主人公!

石田彻也

石田彻也

石田彻也,1973年6月16日出生于日本静冈县的一个较为富裕的家庭。父亲是当地议员,母亲是家庭主妇,他是家中最小的儿子,有三个哥哥。

他从小便展现出极高的绘画天赋和兴趣,以下是石田彻也11岁的作品!

《欺凌弱者的人,住手吧!》

《欺凌弱者的人,住手吧!》

而和大多数父母一样,石田夫妇也希望儿子能够中规中矩念书就业,做个普通但安稳的工薪族。但石田还是考上了日本知名的艺术院校武蔵野美术大学的视觉传达设计系。

大学期间,他获得了「平面设计3.3平米奖」的最高奖,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因为这次获奖,他得到了一次举办个人画展的机会,为此他放弃了毕业就职,选择了成为专职画家。

担得起“天才”头衔的,其实一般都是比普通人更能吃苦和自律的“努力家”。石田的家庭条件并不艰苦,但他自大学起就不再接任何受家里的帮助。他尽早的实现了经济独立,拒绝父母送来的生活费,租下廉价公寓,去工地打工、还干过深夜保安来给自己赚取生活费,并埋头于创作之中。

他和最普通的底层劳动人民一样,求学、求生。所以尽管他并没有体验过普通上班族的生活,但他的作品一样真实,直逼心灵。

和广义上的“超现实主义”一致,石田彻也的作品也多是借助讽刺的手法表达现实感情。但他的作品里主角较单一,一般都是以一个留着寸头的男青年以各种光怪陆离的形象出现。有人说那是他自己,也有人说如果你对他的作品感到不适或者不安,那么他画的,就是“你”。

石田彻也早期作品《飞不起来的人》

石田彻也早期作品《飞不起来的人》

作品内容大多以与蒸汽机车、塑胶袋、坐便器等日常生活用品一体化的青年为主,藉由超现实的表现手法,描绘并讽刺现代社会中潜藏于日常生活中的焦虑。但观点新颖,着眼细腻且别具一格。十分能唤起人们内心深处的共鸣之情,直接披露了那些明明都知道,但是又不敢承认的内心。

画作《加油站式进食》

画作《加油站式进食》

在他的世界观里,上班族像集装箱一样出没于每天的公车和地铁之中;人们举行葬礼时的表情,也像是将无用的物什收回收纳箱中;完全被学校支配的学生以致和教学楼融为了一体;甚至日本人引以为傲的“公司文化” “职场礼仪”也生硬的令人毛骨悚然;在医院里等待治疗的人们,他们需要救助的不是身体,而是心灵……

石田彻也创作的灵感,据他自己所说多数是来源于一些虚无缥缈的梦境,他常常睡到一半就爬起来用线稿记录下来刚才梦中的景象。他称自己为“画梦师”。不过很可惜他的作品在都是作者过世之后,才逐渐被广为人知。这仿佛是从事艺术的人真正要成为大师而必须要经过的“涅槃”一样。

石田彻也作品:《午休》

石田彻也作品:《午休》

石田彻也去世后,在他公寓中发现了51本遗世笔记。通过对笔记的整理,发现了他一生大约200幅成作,对应的550张灵感草图,而他被发现的草图就有1万2300多张!

简单计算便知,草图的直接利用率约4%,剩下的96%都成了「水面下的冰山」。

他的作品被后世整理出《变形记》,里面有与邮包、公寓建筑、流水线装置、交通工具合体的人;像牲畜一样被自动机器饲养的人;由机器诞出野兽再由野兽诞出人的畸胎;长着螯爪夹持金钱的人;蜗居的人;作为御宅族的人;被操控的人——他们全都被冷酷的社会物化,疏离,瞪着空洞的双眼。迷茫而惊惶,惴惴不安。他作品的主角都有着相同的面貌,仿佛这个人就是我们自己的内心写照,将我们习以为常的日常事物变得超现实。

他解读了一个全新的时代,当所有人都以为人类文明高度发展,人们都展望钢筋铁皮塑造的越来越美好的未来。数字和机械化的便捷生活像刚出炉的“奶油大蛋糕”一样直白,仿佛毫无陷阱地摆在我们面前,散发着香气,所有人都在追逐诱惑里的幸福,却没有人去直视后厨里一塌糊涂的地板、到处都是的垃圾和料理的残羹冷炙。

1999年 静冈县立美术馆收藏作品:《彼岸》

1999年 静冈县立美术馆收藏作品:《彼岸》

石田彻也是最早解读“丧文化”的人,正如他在1996年的笔记中写下的那样,这句话可以说是他创作生涯的主旋律:“我所追求的,不是炫耀自己的烦恼。而是对烦恼一笑而过的幽默。我渴望着靠近荒诞。但凡能认识到「他人中的自己」,以往感知到的那些沉重,也就失去了意义。因为我不过是十万、二十万「他人」中的一个!意识到这点,不觉沮丧,反倒轻松。这就是幽默!”

作品:《牢骚》

作品:《牢骚》

其实,这也源于石田彻也出生的年代。他出生于日本第二代婴儿潮(1971-1974),这群人在经济高度成长的丧钟声中长大,在泡沫经济崩溃后的「就职冰河期」中走入社会。这种激烈跌宕的经验,给了这一代人独特的思维方式。

所以他看到了,并且画了出来。这是他的时代,也是我们的!

赞 (1) 打赏

觉得文章不错就打赏一下吧!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